埃及为前总统穆巴拉克举行葬礼
来源:埃及为前总统穆巴拉克举行葬礼发稿时间:2020-03-29 10:46:52


△ 当地时间3月21日,澳大利亚悉尼,暂停对公众开放的邦迪海滩上,两位冲浪救生员互相保持安全距离。

△澳大利亚总理 莫里森

中国留学生作为在澳留学生中占比最大群体,因为这场疫情,受到了不小冲击。

当地时间3月8日晚,我戴上两层口罩,一双手套,动身前往曼谷素万那普国际机场。由于材料齐全,我很顺利地拿到了前往墨尔本的登机牌。当地时间3月9日中午,航班抵达墨尔本机场,海关工作人员仅询问了我离开中国内地的日期便给予放行。入境大厅内,我没有看见任何防疫措施。曾经我以为走出机场就能松一口气,那时我意识到,这仅仅是个开始。

△ 当地时间3月26日,澳大利亚昆士兰州边界附近的新南威尔士州太平洋公路上,排长龙等待通行的车辆。提示牌上写有“新冠肺炎 昆士兰边境管控 预计延迟”字样。

我原本订了2月底返回墨尔本的航班,但疫情发展迅速,不少留学中介都在建议,尽早离境。我虽有所担忧,却又觉得还没过正月初七,没必要这么早,盘算着先改到2月中旬走。安全起见,原本转机的机票也打算改成直飞。但正值航空公司退改签高峰,多次联系客服未果,心想时间尚早,也就算了。

1月13日,我坐上了回家的航班,同乘人员中,还有不少澳籍华裔旅客。今年的春节恰逢澳大利亚中小学暑假,不少因移居这片南方大陆而多年没有归国的华人都打算趁着这段难得的假期带上孩子归国团圆。对于我来说,这个春节也是2020年我唯一可以留在国内的一段时间,自然也是无比期待。飞行过程中,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是不少旅客之间的话题。但那时,包括我在内,大概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它会对我们产生这样大的影响。

当地时间3月10日上午,我感觉身体有些发热症状,便托付朋友购买体温计,并叮嘱他不要送上楼,放在公寓接待处就好。检测过后,体温正常,所幸是虚惊一场。但这阵仗惊动了公寓管理员,在和经理沟通过后,我决定居家隔离一段时间。这一天,澳大利亚累计确诊人数破百。当时在泰国普吉岛中转的一位同学转而选择订回国的机票。

在买完物资回酒店的出租车上,司机时不时的咳嗽声让我神经紧绷。回酒店后,我立即洗澡,用酒精消毒穿过的衣物,再也不敢走出酒店。泰国一直是热门的旅游胜地,但没想到我的第一次暹罗之行竟是这般境地。

△ 当地时间2月29日,曼谷街头,为中国加油打气的标语。摄影:柯伟林